置顶嘟文

有的人社交求认同,有的人社交求挑战,我处在两者的交集

置顶嘟文

人的诉求是复杂的。一个圈子太冷清、没人互动,会觉得乏味而离开。一个圈子太庞杂、整天骚扰,会觉得厌恶而离开。
就算正好在舒适区,又会有回音壁效应扭曲人的认知,还会有社交媒介成瘾空耗人的时间。
mastodon给人提供了自己建立、管理圈子的可能。但要如何吸引、筛选受众,维护言论的自由和秩序,想想就令人头秃

“他们打着‘爱国’的旗号,行妖言惑众之实”

看到这段一下子疑惑这到底指的是哪批人 😂

9kd.com/China/2729793

意识到在有 @board 的嘟文下面回复要把 @board 给去掉,否则回复也会被广播

IPFS 这种去中心化的愿景,最需要的是上传者的激励。2014年 Filecoin 横空出世,提出了一套相对比较系统的激励方案,令人感到振奋。可是 Filecoin 越是发展,我越觉得不对劲:
1.Filecoin 的挖矿门槛非常高,个人很难承受(8核CPU 128GB RAM 起步)
2.Filecoin 的应用只是在起步阶段,但是总容量已经高达EB级别(会不会被无用的数据架空)
3.Filecoin 的基金会对网络的控制能力很强(比如决定主网什么时候上线)
这些观察都让我怀疑 Filecoin 会退化成中心化的激励机制,从而从根本上削弱其存在的意义

Mastodon
是 fediverse 当前的事实标准
文档丰富
架设容易
现成的服务商最多

Misskey
各实例站长几乎全是日本人、或懂日语的人
功能极其丰富,但缺少日文以外的文档

Pleroma
在主流 fediverse 服务中最省资源
有多种前端,魔改很方便
有现成的服务商

@Michaelis

『为什么在游戏里做一扇好用的“门”这么难?』
天下开发者苦门久矣。
1
不久前,独立游戏开发者Stephan Hövelbrinks 在推特上分享了一条个人体会:游戏里的门开发起来很复杂,可能造成很多各种各样的bug,“开发者都痛恨它们”。
没想到这条推文引发了很多游戏开发者的共鸣,大家纷纷在评论区大倒苦水——其中不乏来自3A游戏工作室的精英老兵。
《控制》首席玩法设计师Sergey Mohov说,他们在开发门上花费的时间绝对要要比武器和技能系统多;《最后生还者2》联合总监Kurt Margenau也说,门是所有游戏元素中调教耗时最长的;《南方公园:完整破碎》设计师Andrew Dovichi则表示……
阅读全文: :sys_link: yystv.cn/p/7800

#游研社 #yystv

其实现在也是一个观察自媒体的时机。批评日本排放核废水是十分合理的事情,但有些媒体“抛开剂量谈毒性”,单方面渲染核物质的危害,那就要怀疑其专业性了。等到为了碳中和我们自己要兴建核电站的时候,恐怕还要再修正回来一波

最近胡锡进在《拜登“更阴险”?》中说:
“但也有学者认为,拜登比我们形成的标签式印象要复杂,中国人不仅要看他说了什么,还要看他和他的团队(与特朗普团队相比)没说什么。”

沈逸在《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改革》演讲中说:
“那你怎么识别操控或者不操控?最基本的办法是什么?他所描述的事实是否存在。而他所描述的事实是否存在建立在什么基础上?你能不能够准确全面地去获得信息,并且通过对信息碎片的重组进行有效分析的基础之上”

我觉得这两段讲得很好,尤其“看没说什么”和“准确全面地获得信息”这两个是通用的方法。就比如以前的一些消息,在境外已经闹得沸沸扬扬,而三大官媒既不报道也不辟谣、仿佛置身世外。又或者虽有“辟谣”,但只有“辟”的部分,却不讲清楚“谣”具体是什么。与此同时,社交媒体里有关信息的识别处置却十分地勤快。那就知道这里面肯定哪里有问题。

从日志中发现了一个正在建设中的联邦实例列表站
fedilist.com

现在大厂的互联网应用,一方面对内解析信息的能力很强(即使图中特殊字体的敏感词也能识别),另一方面对外检索信息的能力很弱(即使字打对了、不涉敏感也会搜不到)

每当出现删帖或关站的事件,总会感叹信息既容易复制、又容易灭失的特性。互联网上信息的消逝,既有“半年可见”这样的用户自主选择,也有迫于市场或政策压力的社区行为。在消逝的信息中,有重要事件的第一手资料,有各方才华横溢的真知灼见。这样的记忆累积的丢失,恐怕只会给后人带来更多的重复劳动、重蹈覆辙。

@林瘦猫

#日本政府正式决定福岛核废水排海# 谈谈影响
这下面的观点和看法是我咨询了我上科大物质院同事以后写的,他的教育背景是放射化学,所以很懂。

1. 稀释以后的放射性剂量确实可以很低,确实可以“达到饮用水的限定值”。但放射性物质不是那种在讨论毒性时必须讨论剂量的物质,而是有一点就多了一点毒性,哪怕一个原子也是有毒性。

2. 放射性物质有一些半衰期很长,有一点就是一点,排出来一点就多一点。

3. 生物富集到鱼类以及人吃了鱼之后,短期内并不会有任何问题,但因为增加了辐射的本底值,尤其是在体内的伽玛衰变,是会增加突变和变异的几率的,简单的说比如癌症几率。

4. 环境本身是有辐射的本底值的,比如大理石等矿物,这是自然环境的本征值。但人为增加这个辐射剂量是不负责任,不道德的。

5. 口子一开,人类没有回头的路。

政治问题就不讨论了,我更不懂那个。

关于日本排放核废水这件事,虽然从洋流角度来讲对中国的影响不是那么明显,但这并不影响事件的性质和周边国家的关切。看了下外交部的声明,其中“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”这段跟我的想法比较相符。
fmprc.gov.cn/web/fyrbt_673021/

按我的理解,某些盯着外人的细枝末节捕风捉影“侮辱”的行为,是从理念上认为应该要自信,但是内心深处仍然自卑的表现(还有一种表现是把自信极端化为自负)。就像“只许自己骂,见不得外人指点”的所谓“护校狗”相对更多出现在排名不是那么高的学校一样,更顶尖学校的学生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反而不是那么敏感。而这样一种“不敏感”,是内外一致的自信所支撑的。这里的“不敏感”不是说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而是指不会总是以怀疑的角度揣摩他人对自己所在组织的评价,并急切地、过度地进行维护。

分级制度就是要解决两种“甩锅”:

1. 用落后陈旧的道德尺度评判作品,但又不好意思把陈腐的观念明说,于是甩锅给“保护未成年人”
有了分级,审查就必须结合年龄来论证内容的不适宜性,修改意见令人信服的难度大幅提升

2. 家长缺乏能力管理好自己的孩子,但又不好意思把教育的无能明说,于是甩锅给作品的创作者
有了分级,让孩子看到违反分级的作品,责任就会首先归咎于监护人,而后才是提供者、创作者

可能也正因为此,喊了20年也难以落地

现有的反对论调大多只能论述到“分级不是万能的”、西方的分级也不能彻底阻止未成年人接触18+。但我暂时还没有看到有文章能论证到“分级是无能的”这一程度,更没有看到其他能破解
“所有作品都必须按照未成年人‘金贵’的标准进行约束”
这一长期困扰文艺作品创作的难题的可行做法。

还记得刚来长毛象的时候,时间线十分无聊,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关注。而现在关注人数一路走高,主页刷不完已成常态,“列表”的作用也愈发重要。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是这样,忙的时候看列表,闲的时候才刷主页。

最近看到一些实例的新闻机器人频繁推送公开的嘟文。考虑到本站和跨站轴是用户拓宽视野的重要渠道,如果它们被单纯复制转发信息的bot刷屏,那么这两者本来的功能就会弱化,长毛象实例本身的特色也会被稀释。作为实例的运营者,是否治理、如何治理公共时间轴值得进一步讨论。
对于新闻机器人的运营者,我的建议是一天最多发三条公开的嘟文,推送当日新闻的汇总或者重点,让人有机会知道这个bot的存在。其他嘟文则一律设成“不公开”——在对所有人可见的同时避免出现在公共时间轴上,从而控制其负面影响。

显示更早内容

ImmunoglobulinE 的推荐:

ECE.1

包括但不限于电子和计算机工程内容的社区。原生 mastodon 体验,开启全文搜索。基本不屏蔽外站,但对本站成员言行有要求。